前兩天在網路上看到,對於「文林苑」一案
有人丟出了「一路哭?一家哭?」的議題
老漢想起了去年看的一本書:Michael Sandel「正義  一場思辨之旅」
當時公視也有播出在Sandel 在哈佛講學的錄影節目
還請來了朱學恆主持跟來賓做影片的討論
只不過對照這兩天在官網的言論
實在讓人對宅神主持節目當時跟現在的思維衝突有點失望
先從YOUTUBU擷取一段,請大家花點時間先看看
再來講老漢的想法


十多年前,老家那間民國六十年初期起造的公寓
所有的住戶,都面臨了結構不良、壁癌、管線不通、漏水等等問題
更糟的是,即使有心處理,花錢也不一定能解決問題
於是不只是自家的問題造成痛苦的居住品質
鄰居間更因為修繕的問題屢生爭執,打壞大家多年來苦心經營的好關係

那時剛好建商來談,那一排共24戶
經歷了三年談判,歷經三任建商
終於搬離老家開始動工
談判期間,不只建商在商言商,住戶之間也是各懷心機
一樓的不管容積率改變之後面積多少,堅持一定要有店面
(當時還沒有都更的容積優惠)
頂樓的因為有加蓋,要求要有坪數補償,不然就指定要頂樓房子
於是除了檯面上的談判,住戶私下與建商之間的暗盤,更是傳得沸沸揚揚
甚至有人要脅,不答應條件,就杯葛到底
當然了,這些傳說都在日後得到了證實
老漢家當時也是頂樓的一戶
那時曾經問老漢媽說:怎麼不聯合其他頂樓住戶,堅持多要點坪數?
她就說:只要能新厝換舊厝,趕緊脫離這種日子,其他的都不想多要了

簽約搬遷兩年後,我們終於入新厝
雖然沒有拿到頂樓,但也算是高樓層
室內實坪也比以前大了了好幾坪,還有個停車位
老漢媽當時就很感慨的說:
當年從窮得要死的鄉下來台北打工
就從來沒想過,這輩子可以住電梯大樓,出門讓兒子開車載

有過這段經歷,我能體會,文林苑這案子先搬走的拆遷戶
現在心頭一定更沉重
比起王家,他們現在應該更是欲哭無淚
都搬走了這麼久,到現在房子沒個影,這些人的正義誰來主持呢?
坐著說話不腰疼!那些一直主張王家權力的人,有感受其他人的痛苦了嗎?

都更的法令是誰通過的
那些參與立法,甚至怠惰立法的委員們
今天罵台北市政府的時候,也該捫心自問
都修法幾次了?有沒有好好在選民的立場想!

拆了人家房子,依法行政會被罵法匠、專權,會被罵沒人性
但是作為公務員,這案子一拖再拖,法院官司也打完了
這時不做為就是對不起那些搬走的拆遷戶
就是怠惰,就是有虧職守,會被彈劾、處分
如果我們今天是那些官員,我們會怎麼做?

這案子不是只有王家一家人的問題
如果我們的目光只在「今天拆王家、明天拆你家」的淺碟思維裡
也許哪天就真的換我們自己家被拆了

都更,不是猛於虎的苛政
而應該是要找出能在政府、建商、住戶中間的最大交集
對於釘子戶跟同意拆遷戶
這少數與多數人之間,所謂天賦人身財產權與多數人權利的問題
更應該仔細審思,怎麼去拿到一個平衡點
否則一個釘子戶,便可以讓整個案子動彈不得的時候
原本用意良善的都更法案,則形同虛設
而那些住在破舊老房子裡,期待著都更解脫痛苦的人住戶們
也永遠沒辦法有翻身的一天
至於那些只是打嘴炮做秀的人,不妨也來體驗看看這種日子
也許會有另外一種想法了!

創作者介紹

老漢碎碎念

tiger565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